中国恩施旅游网——恩施州旅游行业官方权威网络资讯媒体
旅游要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旅游资讯 > 旅游要闻 > 正文

恩施旅游故事:寻古探幽石门河

时间:2018-03-29 14:19:10    作者:陆令寿    来源:中国恩施旅游网
  石门河地心谷有一条古道,古得不能再古。“‘始于商纣,兴于秦汉’。这不是我说的,而是的汉书上记载。”开发商崔应朝先生如是说。崔应朝生得敦实,剃着个平头,走起路来呼呼地夹带着风声,一看就是个经历过风雨的人。果不其然,同行告诉我,早年崔总在东莞发展,前年回到家乡搞旅游开发,石门河地心谷是他一直攥在手里的“宝贝”,先期投资已经一个亿。崔总领着我们走在铺着青石板的古道上,边走边给我们介绍。
施南第一佳要

施南第一佳要
  游客只要细细辩认,脚下铺的青石跟当地山里的石料不一样,质地密实,坚固耐磨,色泽为豆青,而当地喀斯特地貌产的石料比较粗粝松垮。由此可以判断,脚下的每一块青石都是古人从别处运来的。古道沿着石门河在峡谷里逶迤伸展。翻越峡谷得从山下走到山顶,从河上走到谷底。在历史上,石门古道为“官道、商道、盐道”三道合一。
  所谓官道,大凡官员赴任,出川入川、渡江入汉,都得从这里经过,故而,河的两岸留下了接官亭、兵寨等遗址,也留下了他们吟诵石门山水的不朽诗作;至于说它是商道,是因为这道是进入豫陕巴蜀巴盐古道必经之路,那些贸易经商的生意人,常常也是冒险家,他们凭借自己的智慧、果敢和刚毅,开辟了一条通往巴盐古道的生死之道。沿途超乎寻常的艰险,壮丽的自然景观,又激发他们潜在的勇气和力量,成就他们非凡的人生。如今,那些商贾们不见了,然而他们留在大山里的足迹却永远地烙在历史的记忆中。
  说它是盐道呢,是因为古代大山里的背脚夫背着背篓,翻山越岭,把山里人需要的盐和日用品背进大山,又把山里的土特产背到山外。千百年来,这条路像一个负重的老人,背着大山、背着希望、背着山里人的过去和未来前行。能说会道的导游小余告诉我,这条道自古以来被称为“施南第一佳要”,“施南”旧时指施南府,是恩施州的前身。
建始直立人

“建始人”遗址——钟声
  天公作美,进山时天还下着雨,而入得石门峡谷,雨停了,天渐渐放晴。峡谷由暗转明,在幽深处投下了些许亮色。
  石门河两岸的景色算不上震憾,却很耐看;算不上高贵,却很大气;算不上娇艳,却很靓丽。她质朴得如同建始的女人一样让人百看不厌。说到建始的女人,崔总赞不绝口。崔总长年在外打拼,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说,建始的女人会打扮,穿着十分得体,说话做事也很有分寸,让人感觉很舒服,一点也不花哨叫人起鸡皮疙瘩,表现出来的美自然天成。恩施流传着很广的一句话:巴东一枝花,建始赛过它,恩施也不差……建始的男人比起女人来一点也不逊色,骨子里有一种傲气,他们勤于做事,好学上进,在恩施的八个县市中建始在外当官的最多。建始“三人”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三人”就是直立人、美人、名人。
  建始的美人、名人数不胜数,自不必细说。“直立人的事,我记得最清楚。”我的一位老友姓艾,是建始高坪镇人,打他记事起,就知道离家不远处的“龙骨洞”。这个洞被发现非常偶然,山里人打猎追野猪,那野猪逃到一个山洞里没了踪影,野猪没逮着,倒发现了一个满是“龙骨”的洞,将这些“龙骨”拿回去磨成粉,山民们一旦伤风咳嗽、头痛脑热,一服就灵,药到病除,十分灵验。“我小时候打摆子,母亲就让我吃过‘龙粉’,可灵呢。”老友说。消息传开,高坪镇一带挖“龙骨”成风。后来,当地供销社也开始收购这种“龙骨”,最终被人类考古学家发现,一鉴定,这不是什么“龙骨”,而是早期的人齿和兽骨。这些人齿距今已一百九十五万年到二百一十五万年,是比元谋人、蓝田人和北京山顶洞人还要早的早期直立人牙齿。这一考古成果,震惊了海内外,对人类起源于非洲的之说提出了质疑和挑战,填补了中国人类发展史从猿到人进化中最关键的空白。直立人的发现,为建始增添了相当复杂的文化行为,也为那些探秘寻根的游客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去处。导游小余说,现在考古界都在呼吁,让建始直立人尽快向世界亮相。我问小余:“那个‘龙骨洞’我去看过,不是说要建个直立人博物馆吗?”说到这儿,建始的同行叹息道:“规划都编制好了,立项申请也申请过了,就是项目落不了地,缺的是资金。”我心里默念着,但愿在不久的将来,直立人博物馆能建起来,让南来北往的游客一睹建始直立人的风采,了解人类的起源,知道“我们从哪里来。”
  走在山石嶙峋的古道上,凭借想象力推断二百万年前的直立人。他们或许就是我们常说的“下了树的猴子”,沿着石门河进入三峡,然后顺江而下,繁衍生息,成了我们的祖先。有道是,直立人的一小步,人类前进的一大步。退一步讲,如果那些猴子一直在树上,那么它们永远也成不了人,也就没有我们现代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神奇的石门河成就了人类,成就了远古至今的厚重和文明,是人类发育的摇篮。在那古老的石门口,我真想匍匐于地,向我们的祖先和这块诞生祖先的石门河磕个响头,表示我十二万分的敬意。
惊悚洗心潭

石门古风峡谷——文林摄
  石门河地心谷有着别的峡谷少有的幽深、险峻和绿意,集古道、溶洞、奇峰、水帘、曼桥于一体,构成独特峡谷风光。那清澈的河流时而缓缓流淌,形成处子般静谧的深潭,见不到流动的闪光,宛若一面镜子镶嵌在大山的深处,幽僻冷静,神奇而灵秀;时而断涧急流,银涛纵横,惊心悼胆。有古诗为证:千峰接万峰,骨立寒天空;仰视蔽青天,俯瞰惴深谷。石门河地心谷的栈道似乎很长,越往深处走越感到大自然的神工鬼斧,妙不可言。山谷两边巉岩耸立,峭壁连片,抬头望去,只见到一条狭窄的天空,如果说它是“一线天”,恐怕再恰当不过了。
  最让人惊悸的要算洗心潭了。石门河拐了几道弯,突然在峡谷中变得很细了,平缓的流淌变成了汹涌的激流,似万马奔腾,声如惊雷,古人说的“悚骨惊魂”大概就在于此。那卧藏于深涧的形如“爱心”的巨石,被湍急的激流冲刷研磨得溜光溜光。我到过位于纳西族自治县的虎跳峡,洗心潭虽没有虎跳峡壮阔,却也有惊涛拍岸的异曲同工之美。
驾着马车去迎亲

峡谷画廊——李美锦摄
  离开“洗心潭”,望着渐渐平息的激流,崔总回忆说,当年为了勘探石门河的旅游资源,他带了几个精壮小伙,整整在峡谷里探了三天三夜。他们头戴安全帽,身束安全带,攀绝壁、过山涧,住山洞、燃篝火,说起在洗心潭被困的事,仍心有余悸。当时崔总一不小心滑入深潭,在旋涡里打着转儿,眼看就要被汹涌的激流吞噬,同行们硬是手拉手把他从危险中拽了上来。因为与峡谷结缘,因为对这儿的山山水水爱的太深,崔总把后半生全押在石门河旅游开发上,在一期投资后接着搞二期,把漂流和游船观光、夏季避暑搞起来,让游客饱览大裂谷的独特而迷人的风光,真正体验生命和自然的无穷魅力。那时的石门河地心谷将会成为鄂西旅游版图上一颗闪亮的明珠。
  只要细细去品读,石门河两岸峭壁上各种天然的图画也是一道绚丽的风景。它们形态各异,有的似飞鸟凌空,有的似万马奔腾,有的似海潮汹涌,还有的半人半兽,如沐春风,载歌载舞,意韵深长。最有趣的是那幅悬在岩壁上的驾车图,一个男子戴着绒帽,驾一辆马车,从山径上飞驰而来。看着这幅画,你会情不自禁地唱那首新疆民歌《大坂城的姑娘》:如果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带着你的妹妹,带着你的嫁妆,赶着那马车来……
山是一尊佛

石门对石虎——朱翠萍摄
  走出石门河地心谷,我们一个个大汗淋漓。峰回路转,山外有山。回首眺望,那山如笑如眠,更加威武挺拔;那水柔情万种,更加碧绿青翠。我不经意地用手机拍了几张风景图片发到微信圈内。没想到艾姓老友看到后惊呼起来:“这不是一尊天然大佛吗?”我们一行围拢来看,大家都跟着喊起来:“太像了!”凝神细瞅,那图像果真酷似乐山大佛,背依青山,神情肃穆,慈目微闭,欲语先闻,庄严安祥,形象完美,从佛眼到佛鼻、佛嘴都清晰可见。“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真乃神也!看着这尊自然雕琢的大佛,建始的同行说:“这真是石门河的新发现啊,我们今生与佛有缘,做点宣传,让天下信徒闻讯而来,这无疑会成为石门河景区的又一亮点。”
  石门河自古与佛亲近,在幽谷深处建有石门佛寺,后来毁于战乱。文人骚客们“至此下马,石门犹在上,夜宿施南,”留下了不少与佛有关的诗。“佛在人心亦在眼,光明在眼却在树”,“如来也惜草鞋钱,伽蓝至此歇一脚”,“说与路人无失迷,千秋摩挲此碑碣。”复建石门佛寺已在二期规划之中,届时,这条古风古韵的石门河,将在佛光的照耀下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作者:陆令寿,江苏金坛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旅游协会副会长。著有长篇小说《鳑鮍郎》,报告文学《洪波卫士歌》(合作),中短篇小说集《春日迟迟》,短篇小说《根》、《米拉、班长和我》,诗歌《祝福生活》等,参与策划36集电视剧《愤怒的天使》。迄今发表文学作品300余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