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恩施旅游网——恩施州旅游行业官方权威网络资讯媒体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游——恩施美景 > > 正文

神农溪纤夫

时间:2013-11-24 22:00:25    作者:巴东县旅游局    来源:中国恩施旅游网
  多少年来,神农溪两岸村民的农副土特产品、日用生活物资,全靠勤劳、纯朴、憨厚的神农溪纤夫用扁舟运进运出。由于神农溪水深浅不均,有时船底与沙石相擦而发出“嘭嘭嘭”的响声,恰似“陆地行舟”。下水有时要倒拉纤来限制速度,叫做“倒牵牛”,过浅滩时,纤夫竞相下水,背船过滩,尤其是上水,纤夫合力拉纤,号子声声,空谷回荡,别有一番情趣。

  纤夫的别称叫船工,船工又叫船脚。船工按其分工不同分别称呼为船长、大副、舵手、轮机长、轮机、水手长、水手。在小河小溪里,又俗称之为驾长或老大,纤夫或桡夫子。
  他们性格豪放,憨厚朴实,刚毅果敢,尚义好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与世无争的自然田园生活。拉纤时齐心协力,休息时爱摆龙门阵。穿着简朴,爱喝烈性白酒,说话无拘无束,情感专一,乐于助人。劳动所得实行分配,讲究公平,从不计较职务高低,年长年幼,力大力小。讲求的是默契,追求的是贡献。
  纤夫们驾驭的是豌豆角小木船,征服的是大自然,行走的是沙石滩,咏唱的是无字歌,拜谒的是龙王,祈求的是平安,展示的是魅力,传承的是文明,坚守的是环保。为游客满意甘愿受累无怨无悔,让记者高兴暴露身躯一揽无遗,想家庭幸福起早贪黑日晒雨淋,念社会稳定放弃享受选择服从。
  在纤夫的眼里没有困难二字,困难总在他们的脚下。他们行走在旷野里披荆斩棘,攀爬在陡峭的岩壁上如履平地,奔跑在沙石滩上健步如飞,涉水打渡稳如泰山。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总结出了闯滩二十字诀:对着礁石去,大吉又大利,躲着礁石走,大祸要临头。
神农溪纤夫
神农溪纤夫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他们与原始古老的豌豆角小木船为伴,遇上暴风骤雨江河陡涨,就只能寻找避难沙湾,系好船,野地为营,风餐露宿。若是大雨绵绵,则免不了受冻挨饿,直到洪水消落,方能匍匐跋涉,艰难地返回家中,又迈步耕耘未来。
  “巴水急如箭,巴船去若飞。十月三千里,郎行几时归。”这是李白在《巴女词》中描写的船工家属祈盼行船走水的丈夫早日归来的诗句。他们在劳动中创造了特殊的纤夫文化 。在空旷的峡谷中船工号子声声回荡,特别是千百年来神农溪上的船工一直是裸体拉纤。无论是大姑娘、小媳妇搭乘船只,有时还要背她们上岸,即是如此,一点邪念都没有。

  纤夫们制造小木船的木材也是非常讲究的,要求木质比较坚硬、耐磨、经泡。比如船底板则用红、白花粟木和椿木等,船弦、梢、橹、桨则用有韧性经泡的杉木等,仓板则用木质较轻的泡桐树等,梢桩、橹桩、桨桩、桅杆则用坚硬的杂木如六股精、绸树等。纤绳则用竹篾编织而成,60多米长表面没有一个结头,圆润平滑,以防磨伤皮肤。纤绳的末端用一组细麻绳特制而成的一个木别子,系牢在矮桅子上;纤绳的顶端则用一块三尺白布所制作而成的搭褓子(扯扯儿)连接。拉头纤的负责收放纤绳,其余三个搭褓子(扯扯儿)是由另外三个拉纤的船工随身携带,需要时就搭上,不需要时就解开。纤绳编好以后还要用石灰水蒸煮一下,以防虫蛀。竹子编制的纤绳主要好处是柔韧耐磨、利水光滑、不容易被其他物体绊住。淘绳是用麻绳做的,目的是方便收拾。每位船工都脚穿草鞋,草鞋既爽脚利水又防滑。有时船底与卵石相磨擦,船体渗水,他们就自 己补漏,所用工具是锤子、尖刀、边角布料、麻绒、竹绒等。若是船中有积水就用戽子刮水,造船用的方钉、抓子都是请铁匠打的,几乎不用圆钉,只用竹钉和方钉。豪杆、爪钩子也是用较细的竹杆制成的。铁椅、棚架、晴雨布、漂流服则是从事旅游接待之后才配备的。
哥哥在岸上走
哥哥岸上走
  纤夫们除了在行船之前拜祭龙王菩萨之外,还有许多禁忌。比如忌妇女(姑娘婆婆)不能用脚踩船头(船脑壳),更不能用屁股坐船脑壳;船上有积水要清除,只能说刮水,不能说舀水;刮水用的工具叫戽斗,不能说漏子或舀子;把什么东西翻一个面,只能说打个面儿,不能说翻过来;船上是否有鱼,只能问今天有生意没有,而不能说有不有鱼卖,在船上打伞的话,不能说打伞,只能说撑花等等。因而在当地有这样两句名谣:世界上只有两夫子,一是孔夫子是讲文的,二是桡夫子是讲武的。否则,就别怪他们不留情面。

  妹妹坐船头,哥哥岸上走,恩恩爱爱在纤绳上荡悠悠,这首歌是由尹相杰和于文华亲情演唱的,《纤夫的爱》是神农溪上地地道道的民歌。神农溪上还有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被传为佳话。那是1998年的一个夏天,一位日本美术学院的女大学生梅村恭子爱上了一位名叫苏成树的神农溪纤夫,恭子邀请他到日本去,再也不用干苦力,因为恭子家庭很富有,可苏成树就是不愿抛弃结发妻子和孩子,以语言不通为由婉言谢绝,恭子越发觉得他为人诚实,值得托付终身,便回国与父母亲商议要求到河南洛阳留学汉语二年,书信往来不断,1999年10月,苏成树与妻子商议把年猪卖了作路费专程去洛阳与恭子见面,并把不能去日本的原因再一次诚恳地向恭子秉明。恭子委婉的提议即使不能成夫妻也愿结为兄妹。从此媒体杂志纷纷以“爱不漂流”为题多次采访故事主人公。每当笔者看到《知音》、《前沿》等刊物及《半边天》等栏目报道这段动人的爱情事故时,止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流下激动敬佩的泪水。试问现如今有多少人同时能经受住金钱、地位、美女的诱惑?多么纯真、多么高尚、多么圣洁的纤夫境界。

   纤夫的精神有山一样的性格坚毅挺拔,有与激水洪流搏击的战天斗地的英雄气慨,也有柔情似水的爱情信念象纤绳一样荡荡悠悠。他们逆流而上,齐心协力,拼死一搏;他们顺溪而下,任凭风吹浪打,沉着放舟。巴东古八景之一的“牛口滩声”不就是一幅活生生的纤夫拉滩号子声声的画面吗!过去在牛口岸边有一座七层宝塔,下三层都已堆满了阴森森的白骨,还不知有多少人葬身鱼腹呢?后来到了明清以后成立了长江航运部门,专门负责清理航道疏浚工作。清朝一刺史李拔率部炸掉了破石峡的暗礁,并在巴东江面一带牛口滩上等刻下了“化险为夷”、“浪涛英雄”、“我示行周”的石刻水文历史资料。现如今随着葛洲坝和三峡大坝水利枢纽工程的兴建,三峡川江的惊涛骇浪的历史已一去不复返,正如毛主席所描绘的一样“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也是大文豪苏轼笔下的风景:纵一带之所如,临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漂漂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为了讴歌纤夫有诗赞曰:

  一纤拉回百浪潮,
  千年磨砺自堪豪。
  逆流莫道多艰险,
  笑看风波万里涛。
  
  神农溪在没有开发旅游之前,因拉纤涉及过河频繁,所穿衣裤被水浸湿后擦伤皮肤,纤夫只能裸体拉纤。神农溪旅游对外开放后,因游客众多,男女汇聚,为不给游客带来难堪,纤夫已由裸体改为着装拉纤。(摘自《导游恩施》201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