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恩施旅游网——恩施州旅游行业官方权威网络资讯媒体
美文游记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旅游文摘 > 美文游记 > 正文

石门河,多情的河

时间:2014-07-21 13:33:24    作者:杨跃红    来源:湖北省旅游局
  在湖北省恩施州建始县有一条河流叫石门河。现在正在进行旅游景区开发,应景区董事长崔应朝先生的邀请,我三次去景区。第一次去,我感觉这里资源丰度很高,景色很美。就写了一句景区宣传语:“一座石门锁千古,一条峡谷藏万象”,被崔应朝先生采用了。我感觉这景区宛如一位贤淑端庄型美女,五官端庄,身材姣好。第二次去,我发现一些深层次内涵之美,又写了两句话:“石门河的门锁不住美丽,锁不住历史沧桑”。感觉石门河宛如小鸟依人型的美女,含情脉脉,温柔似水,确实让人目不转睛、不忍离别。6月1日,我第三次去,我要说:“石门河之美,美的含蓄,美的深邃”。感觉景区宛如高雅风尚型美女,恬淡高雅,不庸不俗。我去三次有三种不同的感觉,用三种不同类型的美女来比喻,不是说高雅风尚型美女就比贤淑端庄型和小鸟依人型美女美丽,而是说,石门河的美丽既直观又含蓄,既外研又内秀。是一个需要解读和品鉴的景区,是一条多情的河流。
石门河,多情的河
  石门河之门 (杨跃红摄影)
  石门河,是山水情深缠绵之河。石门河一带的地貌是喀斯特地貌,山峦叠嶂,河谷狭窄,河岸似刀劈出来的,河流隐藏得很深,不身临其境,不会发现这里有河流有峡谷。石门河段属野三河的上游,属于溪流类,水的流量虽然不是很大,但由于多数河段狭窄,同时河岸都为岩体,是一条河床多变的河流。狭窄的段河水澎湃咆哮,流水声分外洪亮悦耳;河段较宽区域形成多个小湖泊似的潭渊又静寂如夜,含情入睡。这些湖泊多数都是在遮天蔽日的植被下,水色因积水深浅多有变化,有的酷似深蓝的玛瑙崁嵌,几缕太阳光从植被偶有的叶片的疏漏中刺到水面,湖面燃起稀疏的金亮闪烁。峡谷中的另一奇观就是瀑布,在这里虽然没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观瀑布,可是这里的层叠瀑布和顺石激涌的飘飞瀑布,更多几分温情柔意。峡谷有三处层叠瀑布,河水在台阶式的河床翻滚,仿佛被风吹起的雪白绸缎。在石门河有一处被称为“石门之心”的爱心潭,就是一处怪异的瀑布群,令人惊叹,这里是河床急转弯和一个河床大落差的精妙结合段,此段河床仅有两三米宽,汹涌的河水左闯右击,在几个扭曲的如撕裂的弯曲的水管似的河床中咆哮,最后飞落到一个石岩深潭,仿佛一条激怒的腾空呼啸而去,溅起一篷篷满天蒸腾的水雾,笼罩峡谷。石门河有一尊守望美景和赐给人间吉祥神山---“天赐山佛”(此景观位于出口处大树湾村,目前还没有名命,是今年6月1日,著名作家、湖北省旅游局副局长陆令寿先生偶然发现的)。“天赐山佛”就是一座酷似佛像的独立石山体,“佛”就是一座山,“山”就是一尊佛。浑圆发髻、清秀的睫毛、深陷的眼眶、 高挑的鼻梁、厚实双唇、外凸的下颚,佛面轮廓清晰,五官端庄,神似微笑。一座山体独立构成一尊佛像是及其罕见的,体量之巨大超过乐山摩崖大佛,神形比乐山大佛更自然。石门河的山水,山之美是水的温情缠绵孕育出来的,水之美是山的坚毅铁骨呵护出来的;山的灵气是茂密树林拥抱出来的,水的生机是巍峨的群山妩媚宠爱出来的。
石门河,多情的河
  森林栈道(杨跃红摄影)
  石门河,是生态妩媚温柔之河。到了石门河,如果不入峡谷就不知道森林里有河流,因为河流被藏在密林深处,到了峡谷又不知道有天有地,因为天空被茂密的树丛罩住了,地面被河水拥入怀中了。这是一条藏着生命万象的鲜活峡谷,这里的谷底以杂灌林为主,茂密得透不过气来。这是一条窄峡谷,谷坡没有阴坡阳坡之分,也没有植被枝叶南茂北疏的现象,两岸的树枝都往河中心仅有的空间拥挤,搭起天然棚架式林,构成林下通道。树枝紧密的如梳篦,树叶绿的发黑。由于阳光吝啬和土壤珍贵这里也少有大树。但喜阴和适宜在潮湿环境中生长的珍稀树种云集,紫薇、黄杨、檀香、楠木、花栗等树种随处可见。这里还有几处红豆杉、穗花杉植物群落。穗花杉是一种红豆杉属的植物,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穗花杉属于浅根植物,是世界上公认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是第四纪冰川时留存下来的孑遗树种,在地球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山上的植被也很特别,垂直的岩石绝壁也顽强的挂满了似藤非藤的树木,疾风、冰霜和岩穴的贫瘠把树木拧成似绳索似的,难分树干与树枝,就像一位百岁老者梳理着胡须,拨动人生的丰富阅历和命运沧桑。崔应朝先生告诉我,当时放绳索爬到这里看到这些植物,以为是藤蔓群落,其景观十分震撼,后来决定做一段高空栈道,栈道穿过这片古老的藤状植物林穿过,看着这些植被,对生命敬意油然而生,也成为撩拨心理恐惧的一段天路美景。我走完峡谷,到达出口处钢绳吊桥时,桥头有几棵柔荑树,再放眼石门河,由柔荑树让我想《诗经?硕人》描写卫侯之妻那段诗:“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石门河就像这卫侯之妻,“手指纤纤如嫩荑,皮肤白皙如凝脂……微微一笑酒窝妙,美目顾盼眼波俏”。
  石门河,是古朴沧桑之河。这里是古施宜古道上的一道关隘。从西面的石门河村的凤凰山往下走经石门河,再上坡到达东面的石虎山,全程约一公里。在石门河上有一座建于明朝天启五年(1625)的古时拱桥:“通济桥”。这说明这里在明代就已经成为重要交通要道。凤凰山山腰有一座天然的穿洞,在穿洞中设有人工建造巨型石门,可关闭和开放,据说古称“石门关”。石门关一带有诸多的洞穴,古人利用洞穴筑有城堡、商铺、寺庙等设施,今天仍留下许多残垣遗迹。在西面的石虎山顶建有“石门堂”和商铺。“石门堂”据说均为石材建筑,直到清朝官府还派人员值守。在一河之隔凤凰山、石虎山上各建有一座寺庙,今天还留有遗迹。踏勘这条古道,除了在悬崖上的部分路段是凿石形成的狭窄路径外,多数路段为外来取石砌成石阶路,很多路段道宽近三米,在历史的繁荣和战事硝烟的触摸中,石阶已经磨得光滑无棱,流光溢彩。在石门关上面右边绝壁上有一摩崖石刻:“施南第一佳要”,清乾隆四十年(1775年),四川铜梁举人贾思谟赴宣恩知事时所题。“佳要”一词是对这里的地理和政治地位精辟概括。这里流传一首这样的民谣:“石门对石虎,金银二万五,谁人识得破,买下夔州府”。这么看来这条古道历来就是官道、驿道、商道、军事要道的综合性“要道”和“关隘”。也是以道为市的物质、文化交易的“丝绸之路”和朝圣燃香之地。这些都不仅仅是竹简和锦帛的记载,也不仅仅是老人口里的传说和诉说,都可以在石门关、石虎山的皱纹里和石门河光滑变形的年轮中找到注释和折射。
  我三次看石门河,仍然感觉没有读透看穿她的美,或许内秀之美是需要早夕相处、漫谈细聊、窃窃私语才能读懂,特别是石门河的文化沉淀和生态积累,其旅游营养滋补更需慢慢咀嚼、慢慢享用!正如著名词作家田地老师说:“你来与不来,我都在这里;你爱与不爱,我都很美丽。石门河,两百万年的约定”。我要说:“石门河,你昨天来,我娇娆;你今天来,我妩媚;你明天来,我温婉”!
  (此文发表于《楚天下》、《中国旅游新报》、《清江》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