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恩施旅游网——恩施州旅游行业官方权威网络资讯媒体
美文游记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旅游文摘 > 美文游记 > 正文

坚守,湖北最南端的那块界碑
---来凤百福司镇兴安村支书彭南清印象

时间:2015-01-15 12:17:46    作者:杨跃红
  • 兴安村一角
    兴安村一角
  • 兴安村一角
  据资料反应,在中国“一脚踏三省”的地方,有41处。湖北恩施州被称为鄂西南地区,来凤县则是恩施之南,来凤县之最南在百福司镇的兴安村。这也是湖北的最南之边,这里是湖北、湖南、重庆三省交界之地,是全国41个“一脚踏三省”的地方之一。“一脚踏三省”之地绝大部分都是边远的地区。这里也是边远地区。这里还是土家族语言的留存地,也是土家族摆手舞的发祥地和土家族吊脚楼留存较好的区域。村支书彭南清的梦想,就是坚守在这块土地上,让湖北之最南端的兴安村富裕起来,擦亮湖北的耀眼界碑。
  “我们百福司是一个旅游资源十分丰富的地方,卯洞风景是山水自然景观,再看看土家民俗景观吧。”在百福寺镇镇长宋道桥和来凤县旅游局局长伍华银的推荐下,我们决定到土家语的发祥地兴安村和土家摆手舞的发源地舍米湖村去看看。从百福司集镇到兴安村有20多公里的通村公路,汽车沿着一条修建于悬崖的盘山路行走画卷之中。登上山顶后,地势开阔了,却增添许些荒凉,车好像一直走在山脊公路上,路面虽为水泥路,但路窄弯多弯急,眼前是一座座土丘山地,公路旁只有些杂草和稀疏的幼树,视线内没遮拦,顿感十分惊险。随车的州旅游委将代伦科长与驾车的工会主席杨平开起玩笑来,说:“电子狗与杨主席一样忠诚,杨主席不停的打方向盘,电子狗不停的报告前面有急弯”。一阵阵笑语中,我们走了一段向下的缓坡路,到达兴安村支部书记彭南山的家。

彭支书的家  

         从住房看,彭支书的家,是一栋典型的吊脚楼老屋。从家庭结构和生活质量看,彭支书的家,是一个幸福也还算富裕的家,是一个有妻子、儿子、孙子。从彭支书在家里的地位看,彭支书的家,是常常只有他一个人在家,一个大男人还必须干家务的家。
  兴安村支书彭南清的房子,坐落在一个山洼里,这里是一处吊脚楼群(土家建筑的一种样式),山洼里四个台阶有六栋土家吊脚楼,都为木质吊脚楼的老屋。多数为“一正两厢房”式的。支书家在山洼最前面的一栋,这是一栋百年老屋,他家是一栋三间正屋,两边各一个厢房的土家吊脚楼组合式,院坝用清石块铺成,院坝右侧筑有一个石朝门,走进院落,古色古香的气息扑面而来。像这样的房屋在土家山寨是所谓的大户人家。百福寺镇镇长宋道桥老远就在打招呼:“老彭,饭熟没?”迎接我们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宋镇长,快来进屋坐,他搜山去了,马上就回来。“三姐,你不是要去湖南的吗?没去呀”。“听说你们要来,我改天去”。看来年轻的宋镇长,跟彭支书的家人很熟悉。我们来到院坝,看见院坝中间摆了两圈木椅子,木椅子圈里有两个稀奇古怪的东西,原来是两个鼎罐锅。土家人爱食火锅,一年四季不论是荤菜还是素菜都喜欢用火锅炊起吃,待客的热情就用火锅的数量来衡量。今天虽然只有两个火锅,但绝不是不人情,人家是用鼎罐大火锅。一个锅是土鸡炖干竹笋,一个锅是腊肉炖白萝卜。那鼎罐锅真是稀奇的东西,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东西。就是用生铁铸造而成的,是一个有三支脚的像青铜鼎式的锅,但锅分为两层,下面一层是用来生炭火或者柴火的,上面一层用于装菜肴,此时炭火燃得正旺,锅里热汤翻滚,热气腾腾,香气扑鼻,更添几分乡愁。宋镇长说:“游客特别喜欢这样的柴火、铁锅、地道土家菜肴组成的农家用餐组合,都是冲着这铁锅炖菜来的”。我们到达支书家已经中午一点多了,饥肠辘辘,加之眼前的菜肴飘香诱人。大家斯文客气没有了,如回家般的自如和随便,忍不住都抢先动筷子夹菜了。彭支书的老婆圆脸,五官端庄,身板结实,说话做事落落大方,没有农家妇女羞答的感觉。她一边在厨房炒菜,偶尔也出来寒暄几句,更多的是责怪老彭没按时回来陪客。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场坝外面公路上,车上走出一个五十开外中年男子,中等身材,大圆脸,身着黑色夹克,精神矍铄。他一下车,宋镇长就招呼道:“我们没等你,就架墨了”。那人的声音高八度:“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宋镇长介绍道:“这就是洪书记”。“洪书记”跟我们打了招呼后搬来一把椅子坐到了主人正位子,一边吃饭一边说话一边给我们夹菜,很是热情。当宋镇长问起今年的几项工作任务时,他说起了自己当书记苦衷:“现在农村工作难,我当村支书,在外面打工的可以不理(理睬,不交往)你,在家里的富裕户可以不理你,只有那些家庭条件差的找你,他们的难处,我又没多少办法解决”。吃罢午餐,“洪书记”带我们去看他心中的那些宝贝。他热情地招呼我坐他的轿车,上车后他说起他的人生坎坷经历。他说:我叫彭南清,彭德怀的彭,先前我一直以为他姓“洪”,原来是宋镇长的来凤话很地道,“洪”、“彭”不分。“对不起,我没听清楚洪和彭,把你的姓都叫错了”。彭支书倒是一点没在意我喊错他的姓,他说来凤话可能是受土家话的影响,有的字发音混淆不清,经常闹一些笑话。他说:起七十年代,我们百福寺镇广播站第一次播天气预报,老百姓从来不知道天气预报,镇里的干部用他的土话播报道:“明天,大便宜,三升豌豆,换三升绿豆,百福司镇广播站”(意思是:明天,大太阳,温度33度至36度。百福寺镇广播站”)。第二天,镇政府人山人海,大家都带豌豆去换绿豆,镇政府的领导莫名其妙,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后来才搞清楚,原来是天气预报惹的祸。听他这一说,我也笑得前仰后翻,笑出了眼泪。彭支书说他的一生经历来,早期在村里当代课教师,之后成为乡里的选聘林业副乡长,九十年清退选聘干部,他便回到了村里,之后自己做生意,前几年才当上村干部。他说:我老婆比我名气大,叫张三,人称“三姐”,远近闻名。她呀是女儿身,男人心,大气直爽,搞事果断。刚嫁到我家那些年,给她买一台拖拉机,跑运输,跑旧了第一台又换了一台新拖拉机,赚了些钱。后来卖了拖来机买了一台大货车,再之后又去买了一台大客车,跑咸丰至上海这条长途线。跑运输很辛苦,起早贪黑,有时车坏了自己修车,换轮胎这些活要一把力气,都是她自己搞,不知吃了多少苦。近几年我当村干部后,她如果继续在外面跑家里的事就没人管了,于是她就把大客车卖了,她就留在家,买一台挖掘机和拉渣土的翻斗车,请了两个师傅帮忙开。彭支书说到自己老婆心里充满自豪和感激。他继续说道:我老婆一生就跟车有缘,到目前为先后开了六台不同的车了,她在外面比我会搞些,在他们运输圈里很有地位,人称她“三姐”。彭支书骄傲的讲起他经历的一件事。几年前老彭开车在外,在途中发生一起小车祸,会车时对车距估计不足,他的大车把当地的一台轿车擦坏一块漆,对方一看老彭的车是外地车,开口要他赔5000元。无耐之下,老彭给他老婆打了一个电话,他老婆马上就找到了一位朋友,几十分钟后,来了一位修车师傅,师傅对老彭说:他们要你赔5000元,是他们敲诈你,你走吧,我来处理此事。“三姐”真是一个能干的女人,真有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在运输的的影响和魄力可想而知。彭支书还告诉我,他的两个孩子也已经成家,在上海打工,有稳定的收入,在上海买了住房。

彭支书的梦

   妻子给他设计的梦,是创办一个运输公司,请他出任经理;儿子给他设计的梦,是在上海做一个开轿车上下班的保安;他自己设计的梦,是建设一个鄂渝湘三省(市)边区生态文化旅游明珠。
  彭支书一生坎坷,也曾有过得意顺心时光,也曾有过人生绚丽美梦。他说,凭我老婆对运输业市场的熟悉和她的人缘关系,他们曾经谋划准备开办一家汽车运输公司和建筑地材公司,后来我在村里任职后,我们这个发财梦就被迫放弃。彭支书的两个孩子,很有孝心,现在都在上海的大企业工作。有一次儿子回家过春节,其实就是回来劝说彭支书辞去村官去上海享福的。他儿子动了一番脑筋,研究他父亲的想法和心态,然后动情地说:爸爸,妈妈,您们都是有点文化的人,也是要面子的人,现在农村留下来的都是一些没有文化没有打工能力的人,或者是些老人、小孩,你们要带领他们搞点事情也难,我还是劝您们跟我们去上海,我们也知道您们在上海闲着你们闲不住,还是找一份工作,到上海去我不要您们像我们那样去挣那一个月5000元的竞争性强的工作,凭我妈对跑车的熟悉,在那边找个企业搞管理完全没有问题。爸爸您去干一个保安这类的简单的工作,一个挣3000元,去当一个开着轿车上下班的保安,光彩气派吧?彭支书思考过儿子的劝说,内心也动摇过,但想到村里的那些事,最后还放是弃了去上海,继续留下来园自己的美梦。有梦就有目标,有梦就有不竭的人生动力。
  说起村里的发展,彭支书流露出坚毅和自信。他说,我们村是湖北省西南之最南,鄂湘渝三省的交界碑就立在我们村,我们村代表的是湖北形象。彭支书说:我们兴安村有几件稀世宝贝。他带我们来到盘顺土司城遗址,他告诉我们这里就是盘顺土司城遗址,盘顺土司姓彭,我们村的彭姓应该就是土司后裔,话里充满自信。这里现有几栋老木质的旧房屋,可以肯定这些都是后来兴建的民房。但这些房屋的基址有些特别,院坝都是体积很大的青石块,且表面圆滑光亮,连接这几栋房屋的道路都是石板路。这一带石墙特别多,墙垣很像自然界的风化石块,满眼的古石古墙古道,许多地方墙垣断壁埋藏在泥土之中,隐约可见,且成各种不规则的几何形状,这些可能就是当时土司的建筑残基或者是城墙,可以推测当时的土司城规模还是比较宏大的。盘顺土司城就是彭支书眼中的第件一宝贝。我们来到“忠敬堂”,忠敬堂其实就是一座民国时期的私塾学堂,目前还幸存的一座朝门,用青石条石砌成,照壁上有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左曰“蛟起”,右曰“凤腾”,“蛟起凤腾”四个字大概是取“腾蛟起凤”之意,唐朝王勃在《腾王格序》:“腾蛟起凤,孟学士词宗”。成语“蛟腾凤起”的意思是:宛如蛟龙腾跃,凤凰起舞,形容人才众多,各显其能。像这样保存完好,文化气息浓厚的学堂,的确是比较少了,这是彭支书眼中的第二宝贝。在我们赶往三省交界地的途中,彭支书说起兴安村的歌舞,我们村老人们人人会跳舞,全村有几处摆手堂,其中中寨摆手堂供奉大喇土王,这里就是正宗的大喇宫摆手舞,这里的摆手舞与舍米湖的摆手舞一样,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来凤摆手舞”。彭支书说,在我们村只要听到摆手舞的锣鼓声,老白姓就会自觉的放下手中的农活,赶到摆手堂。村里哪家有红白喜事,只有敲起摆手舞的锣鼓,大家就会自觉的赶来帮忙料理喜事。现在只要有游客团来,我们在寨子里敲起锣鼓,老老少少的就会赶来为游客表演。他还说,我们村真是人人会唱山歌,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开口唱道:“茶树开花一片白,隔年开花隔年结。为人要学茶子树,走过四季不落叶”。这是一首典型的小调歌曲,“66  1 - 65”的旋律把握的很准,很有乐感,唱的字正腔圆。他唱歌,先哼过门,再唱正曲,句与句之间的过渡音,他都能哼出来,对节拍、音准的把握,像专业歌手。还说这里的人都会咚咚奎,他随口唱道:“飞过土家吊脚楼,唱出个小幺妹呢,要问土家山寨有多美,看那冬冬奎听那冬冬奎。”他说他是搞乐器的,我想从他的经历看,他能会什么乐器呢?后来听宋镇长说,老彭会拉二胡。在彭支书的欢歌笑语中,我们登上了一脚踏三省的那座山头,这里是一片竹的海洋,密密匝匝的竹林,万顷葱绿。我们跟随他,穿过一片片野竹林,登上山顶看到相距2-3米的一块平底矗立着三个不同时代的三尊三角柱界碑,每一个面镌刻一个省市的名称,定界最早的那块碑是1952年树立的,那时标明的是湖北、湖南、四川三省的青石碑,最晚的镌刻着湖北、湖南、重庆的三省市的汉白玉界碑。我抚摸着界碑,顿感视觉开阔,心旷神怡,一种湖北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向东南眺望是湖南,远处依稀的农家飘起炊烟。向西眺望是重庆,一处处山丘蜿蜒连绵。向北眺望,是咱湖北,明显的感到湖北这边更有人气些,兴安村的那些吊脚楼群隐隐约约,偶尔飘来小孩玩鞭炮的声音。下来时他指着湖南那个方向的一个山脊,说起兴安村民兵活捉美蒋特务的故事。1953年2月26日(农历正月十三),就在正月十五快要到来的闹热的晚上,整个卯洞公社(现百福司镇)的人都在耍灯忙年。进入凌晨时分,飞机巨大的轰鸣声迅速引起了民兵连和群众的警觉,第二天有群众举报这里出现过三个陌生人,民兵组织起来,通过几天的搜索,民兵活捉了三名美蒋特务。这就是连环画册《深山歼敌》的故事原型。最后我们来到茶岔溪,“茶岔”是土家语“喜鹊叫声音”的意思,茶岔溪就是喜鹊的家乡,鸟语之乡。这是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地名,用土家语命名的地名在来凤很多,其含义都很美,都有许多故事。茶岔溪是林中山寨,这里的大树参天,成片的楠竹林,一栋栋土家吊脚楼就在这郁郁葱葱的山林中,把人引回到儿时记忆中的那些熟悉的村寨。这里的吊脚楼全部依山而建,那楼群顺着山势,依次梯级布局,一个院落挨一个院落,茶岔溪的吊脚楼很地道,斗檐翘角,司檐悬空,扶手栏杆,青瓦花窗,加之挑梁上一盏盏的红灯笼,房柱上一串串的红辣椒,悬空上一蹄蹄的包谷坨,这些更添几分农家古朴和殷实。走进院子,仿佛走进远古,每栋房子都是条石砌成的台阶,条石铺就的阶沿,柱头下的磴鼓也是精工打磨的。这里的吊脚群楼依山梯级而建,错落有致,群山环抱,风情扑面。彭支书说像这样吊脚群落在我们村有七、八处。漫步在茶岔溪的石板路上,宋道桥镇长说在这里是真正能找到乡愁的地方,适合发展乡村旅游。古寨、竹林、老树、石头台阶,吊脚楼群。。。。,这里就是一幅幅土家写意画廊,就是一首首土家抒情长诗,讲述着土家人的醉人故事和久远追寻。彭支书抢过话题说道:我们村还进了《四库全书》。宋镇长补充说:大概是2005年,一位来凤人在杭州图书馆,发现了清代《四库全书》中,有明代嘉靖年间徐珊所作的《卯洞四集》,这可是文化之宝。彭支书说起兴安村的民族文化眉飞色舞,兴致勃勃。我们离开茶岔溪,看见路边的有些年幼时就熟悉的茶树,他说我们村的生态产业就是保护竹海,再就是发展油茶,竹海和油茶既有生态观赏价值,又有经济价值,让游客春季来打茶泡,采竹笋,夏季避暑,秋采茶果,冬季狩猎。还可以请他们来我们这里瞭望三省风光,看座土司城,品老学堂,住吊脚群楼,几多惬意几多乡愁。使全村形成高山竹海,坡地茶林的乡村美景和特色产业,把我们兴安村建设成为民俗文化旅游村和生态产业村。彭支书的构想,很美丽,要实现这些梦,的确很难,但像这样在一个有这么富集的文化资源,真可为是一方文化资源的风水宝地,我想这些梦绝对是梦想,绝不会是幻想。

彭支书的路

   彭支书的梦,是山村的美梦,是全村1000多人共同的梦。要把梦变为现实,他的圆梦的步履仍然艰难,可贵的是他已经开始他的圆梦之旅。他说我必须走好四步棋,第一保护好生态,第二挖掘好文化,第三改善好基础设施,第四做好村里的推介。
  恩施州委确定推进生态建设,建设美丽恩施后,彭支书再次跑遍了山山岭岭,感到兴安村的生态保护任务艰巨。他说我们这里的生态不仅仅是自己那些山地,我们村与湖南、重庆交界,插花地插花山(指边界犬牙交错、边界模糊的地块)多,保护起来更难,需要三省边区一起行动,山才能绿起来。看到生态破坏严重的现状,他家家户户做工作,形成了保护生态的村规民约和禁止砍伐竹林的倡议书。这一举措推出后,得到了绝大数老百姓的支持,保护生态的氛围开始形成。彭支书说:湖南那边的一些居民总是到我们兴安村盗伐竹子,只要有举报,他都及时赶到现场进行制止,他说今天你们到我家了,我没能按时赶回去,我就是接到举报后,赶到后山捉到了两个湖南农民在盗伐竹子。彭支书还给我们讲了一个制止盗伐竹子的真事。他说:前不久,我接到举报,村里有一位开箱式货车的村民偷偷的在村里收购竹子,我就给那位司机打了一个电话,对方接通电话后,我告诉他,有人举报你还继续在村里收购竹子,他说没有,我说竹林也是林,竹也是树,无证砍伐、经销竹子也是违法的,依照《森林法》你的行为是违法,依据规村规民约你也是违背全村群众的意志,希望你今后别搞了。对方一听发起火来,我的车跑运输, 想拉什么你管不着。我也提高嗓门发起脾气来,你敢继续拉,你的车就别进我们村。对方更火了,一连串的带有火药的话向我袭来,公路不仅我可以走,任何人都可以走,你没权利干涉,任何人都没权利禁止我走,为什么我的车就不能走。我说路是村里的老百姓修的,禁止盗伐竹林也是全村群众的愿望,写进村规民约的,也就你一个人不遵守,收购竹子你例外,走路你也应该例外。对方更是发了狠话; 那我的车可能要发生车祸哟(意思是开车撵压你)!此时我肺都要气炸了,甩几句硬梆梆的话,那话也是重磅炸弹,我怒吼道:“你现在在哪里?我们马上开车过来,看看你的发生车祸不?”连续质问他:“你现在在哪里?你在哪里?”对方哑口了。“你说话呀!”,对方见我发这么大脾气,这么强硬,吓得不敢说话了。当时我发脾气的时候身边有不少的群众在场。从那以后我制止盗伐竹木的故事传开了,从此本村的人也就再也不敢砍伐竹木了。
  彭支书说:我们兴安村是一个地域文化很浓郁的地方。关键在于深入挖掘文化,再现文化。我们对村里的现在还留存的土家吊脚楼群,我们用村规民约的方式采取了保护措施,做到不准在吊脚楼群区域建新房,不准进行改变原房屋外观的任何维修。他说,去年我们对茶岔溪的几栋危旧房进行维修都采取以旧还旧的方式进行的维修。其中有一户在维修时,对自己的院坝和入户的道路想换掉原来的石块地平,做水泥地坪,我坚决不同意,反复做工作,不让铺一块水泥地,不准换一块新石块。盘顺土司城还大有文章可做,我们在审批宅基地时严格把关,绝对不允许在这一区域再建一间房和维修一栋旧房,我们正在请求有关部门对盘顺土司城进行考古,或许还有新发现,他说你想盘顺土司写进了《卯洞集》,而《卯洞集》是《四库全书》中的一部书,我想不仅仅是《卯洞集》的文字美吧,也可以看出那时的盆顺土司也是很有影响力的。彭支书的想法很有道理,我们对盆顺土司的认识或许才翻开第一页,这里边肯定还有很多精彩的故事。彭支书最为骄傲的是这里是土家语,他说今年全州评选最美乡村,我们村代表来凤去竞争,在推介我们村时我是这样说的:“麻妈迭、破嘎迭:社兰期猜岔!(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我是来自来凤的。。。。thank you!”,主持诙谐地说道,这位村支书太厉害了,会三种语言。我们村还组建了民歌民舞队,经常在一起学习唱山歌和跳摆手舞。彭支书说,为了推介土家文化和民俗文化,自己逼着自己学习民俗知识,学习电脑,在电脑里查资料,学唱民歌等等。
  我们村要发展既要用好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那些宝贝,更要培植自己新产业。最近全州正在开展“绿满恩施”的活动,我们村率先响应,全村还有荒山和挂坡地近千亩,我们正在争取项目,用三年时间高质量的发展油茶1000亩,几年后全村就有了自己的特色产业。我们百福寺镇都是按旅游镇来建设的,我们村的民族文化旅游和乡村旅游是酉水河的山水风光的重要补充。要让外面的游客能到我们村里来,既要建设景观,也要建设好旅游公路和旅游用水等基础设施。我们村到集镇有20多公里,加上村里要形成循环线,我们正在积极向县里争取,据说省里有一个村村通客运的规划,解决公路问题看来还是有希望的。
    彭支书的路虽然还很长,但只要朝着一个方向,坚定的走下去,这条路可能就是连接四面八方的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路修远以多艰兮,腾众车使径待。在这条路上奔跑,等待着是的坚守,是挥汗如雨,是披荆斩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