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恩施旅游网——恩施州旅游行业官方权威网络资讯媒体
传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旅游文摘 > 神话恩施 > 传说 > 正文

廪君与盐阳的传说

时间:2018-07-12 09:42:00    作者:杨跃红改编    来源:中国恩施旅游网
  据史料记载:《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引《世本》说:巴郡南郡蛮,本有五姓:巴氏、樊氏、覃氏、相氏、郑氏。皆出于武落钟离山。其山有赤黑二穴,巴氏之子生于赤穴,四姓之子皆生黑穴。未有君长,俱事鬼神,乃共掷剑于石穴,约能中者,奉以为君。巴氏子务相乃独中之,众皆叹。又令各乘土船,约能浮者,当以为君。余姓悉沉,惟务相独浮。因共立之,是为廪君。乃乘土船,从夷水至盐阳。盐水有神女,谓廪君曰:“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君”。廪君不许。盐神暮辄来取宿,旦即化为虫,与诸虫群飞,掩蔽日光,天地晦暝。积十余日廪君其便,因射杀之,天乃开明。廪君于是君乎夷城。

土家先祖廪君与盐阳
  2.3 亿年前的三叠纪,恩施还是古地中海,印支运动(1.95亿年前的三叠纪末期),秦岭突起,古地中海后退,三峡地区成为陆地。之后的燕山运动,造就了长江和三峡地貌,恩施这一区域成为大巴山的的巫山,苗岭的分支武陵山,大娄山的北延齐岳山,三大山脉交汇,长江切断巫山,清江切断武陵山。恩施境内大江大河交汇,崇山峻岭相拥,加之这里独特气候,使这一区域生物种类繁多,可食性水生、陆生动植物聚集,早期生存能力极差的古人类在这里找到了家,这里成为人类的发祥地之一,古人类便在这里抗争自然,繁衍生息。

  有史料可证的恩施这一区域诞生的第一个国家是古巴国。那时,恩施属巴国的南郡,把生活在这里的人类称为“蛮”,亦叫“南郡蛮”。那时这里的人有巴姓、樊姓、覃姓、相姓、郑姓等五大姓氏。他们生存在清江岸边,以武落钟离山的洞穴(今巴东水布垭三里城)为家,随着人类生存的发展进步,渴求开拓更大的生存空间和集体的力量,于是他们商议要推举首领,组成生活集体。一日居住在武落钟离山红色洞穴的巴务相,沉醉在家旺人丁的喜悦中,看着紫气萦绕的家,想到应该把生活于邻里的黑洞之内的樊姓、覃姓、相姓、郑姓家族统领起来,共建家园。于是巴务相就与他们商议立首之事。他们信奉鬼神,商议中他们认为推举君首要得到天神认可,看是否天缘天意。

  他们决定用“掷剑击石、土船渡江”两项赛事胜者举首领。之后大家纷纷忙碌准备,打磨利剑,选土造船,赛事风生水起。巴务相深思我要成为君首,除了天意之外,还得用智慧。他告诉家族,这些日子我在谋天机,你们不要打扰我,也不能让外人进入我家。他便神秘的开始了他磨砺神剑和造船之事。他每天把剑坯烧得通红,然后用剑吃水,精打细磨,直至锋利闪光。他用藤蔓编织了一个藤船,选用黏土浇灌船架,然后用火烧制,直至成为陶土之时,然后酣然大睡三天养足精气神。比赛那日,武落钟离山沸腾了,清江岸边欢悦弥漫,他们身披兽皮,腰缠杂草,高举树枝,欢呼雀跃,呐喊助阵。随着掷剑击石比赛开始,樊姓、覃姓、相姓、郑姓的当家人闪亮登场。那时,樊姓之首第一个出场,彪悍的他大呼:“樊姓为胜,苍天助吾”,利剑呼啸而去,直飞清江对岸的绝壁。对岸报告:“此剑未中”,此时叹息连绵,比赛紧张气氛弥漫。“下面请覃姓上场”。覃姓之首风驰电掣般走上赛台,抛下兽皮上衣,裸露出古铜色身躯,环顾全场,顿时全场惊呼,“覃姓必胜”。覃首兴奋起来,只见他后退几步,然后疾跑助力,利剑闪电一般华丽出手,停于绝壁,欢呼如潮水起来,几秒后剑落清江激起浪花,全场哑然。随着相姓、郑姓之首出场,纷纷失败,人们顿感推举首领不符天意,议论声、叹息声不断,赛场开始躁动不安。此时就剩下巴务相没上场了。“最后请巴姓之首上场”。巴务相一边向大家挥手,一边疾速走上赛台,待大家安静后,巴务相说:“我掷剑前想给大家说几句掏心之话,武落钟离山是我们五大家族的共同家园,只有我们抱拳联手才能抵御豺狼虎豹和外敌惊扰,武落钟离山需要带领者,我愿意为大家鞠躬尽力,为我加油吧”。巴务相话毕,扯下兽皮上衣,放下草冠,双手托起长剑,利剑金光四射,身后升起彩虹,紫气弥漫,他屏息静气,目视绝壁,右手举剑,跃身跨步,利剑仿佛一道亮光,飕飕离去,清江绝壁亮起一团耀眼光芒,剑刺崖中,只露剑柄。顿时赛场欢腾,“务相得胜,苍天有意,武落立君,钟离永存!”响彻云霄。第二场比赛是土船渡江。此时,五姓族首走在最前面,带领族人抬着用野草掩映的神秘的土船,来到宽阔的沙滩,进入指定位置。“土船渡江比赛开始!首先祭拜三神!”观赛的人群每人手持一束野草,围绕沙滩中央的篝火跳舞欢歌,然后依次点燃野草,顿时清江烟雾缭绕,清香飘散,“首叩天神,次拜地神,再拜河神”三拜之后,“神灵保佑,船渡清江”,他们移开野草,揭开土船之面纱,放入水中,在各族首牵引下,五条土船慢慢离岸。此时,岸上欢腾狂舞,涛声、惊叫声袭人激浪。不一会,樊姓、覃姓、相姓、郑姓之船慢慢沉入水中,唯有巴姓的那只褐色的船在巴务相的引领下,激浪颠簸,最后安然驶向彼岸。“务相为君,廩粟富庶!”的呼喊声久久的响彻在清江,回荡在武落钟离山。就这样,武落钟离山的氏族部落首领诞生了,立为廪君。廪君从此在清江两岸,苦苦耕耘,人丁兴旺,势力逐渐扩大。为寻求更大的壮大空间,他们提升土陶工艺,制造出更加先进的陶土之船。几年后廪君率部乘船,沿清江西上,行至盐阳。廪君感叹盐阳的景致和富庶,决定留足拜访盐阳。盐阳首领为女氏,族人称为盐水女神,秀美山水和富庶生活滋润的盐阳女神,风采迷人,令人心动。盐阳见廪君气度不凡,聪颖过人,顿生爱意,于是盛情款待,释放爱意,深情地对廪君表达心扉:“吾地广大,山河秀美,物产丰富,可谓鱼米之乡,欲与君共享丰饶”。廪君虽被盐阳的容貌和柔情动心,也为这里的富庶而动情,但他胸怀大志,此行是为了寻找新的发展壮大空间,江山重于美人,他婉言谢绝道:“女神尊贵令吾敬仰,为君为氏族兴衰肩负使命,还需西行寻觅生存之地”。盐阳为之震撼,廪君之志高远,是一个可靠的君主。女神笑言:“请君多住几日,解除奔波劳顿之倦”。盐阳心想先挽留下他,再慢慢来感化他吧。盐阳使出温情之术,说尽甜言,勤现柔情,问寒嘘暖,深夜相陪,伴随廪君,廪君铭记江山不为温情所动,执意要离开盐阳女神。几日后廪君决定谢绝女神离开盐阳。女神万般无赖,顿生邪念,随即化作一只只飞虫,群飞狂舞,遮天蔽日,天地晦暝,犹如虫霾,久久不见天日,使廪君十多日寸步难行,留足盐阳,无法西行。一气之下,廪君拔出弓箭将女神射杀之,于是云开日出,再现蓝天白云。廪君带着悲愤和惋惜,继续西行,创业拓荒,建立了夷城,实现新的繁荣。廪君射杀盐阳之后,十分懊悔自己的鲁莽和无情。廪君多次在梦中与盐阳相见,盐阳也还在呼唤和等候廪君,更令其深深的自责和思念。不久廪君忧郁离开人世,相约盐阳。廪君离世即刻,从尸首升起一缕白烟,白烟化为一只白虎,呼啸而去。在场的族人、部下惊愕叹息,悲感天地。这就是廪君和盐阳相爱的悲壮故事,这就是古巴人的先祖廪君与盐阳女神的传说。土家人信守廪君的魂魄世为白虎,他们传承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祠焉的祭祖文化。土家人信奉白虎图腾传承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