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恩施旅游网——恩施州旅游行业官方权威网络资讯媒体
人物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旅游文摘 > 神话恩施 > 人物 > 正文

巴人原始社会最早的部族首领——廪君

时间:2018-03-30 23:45:00    作者:佚名    来源:百度百科

  廪君〔lǐn jūn〕,相传远古的时候,土家族的祖先巴务相被推为五姓部落的酋领,称为“廪君”。巴人的先祖是廪君(即巴氏之务相),初居武落钟离山(今湖北长阳佷山),有巴、樊、晖、相、郑五姓。巴氏出于赤穴,其余四姓出于黑穴。巴氏之子务相为五姓之首,尊为廪君,后来巴氏廪君的势力逐渐发展,便率领五姓沿夷水(今清江)向东发展,到盐阳(今湖北恩施),射杀征服了盐阳女部落,后又向川东扩展,控制了这一地区,发展为一个廪君时代的巴氏族。
  传说廪君死后魂魄化为白虎,后代以奉祀,故巴人崇拜白虎,以白虎为图腾。1987年,在普光罗家坝出土的战国青铜剑上的虎头纹,便是巴族在宣汉生活活动的确证。

  史料记载:李时,字玄休,廪君之后,昔武落钟离山崩,有石穴,一赤如丹,一黑如漆。有人出于丹穴者,名务相。姓巴(“巴”原作“已”,据《录异记》改)氏;有出于黑穴者,凡四姓:婂氏,樊氏,柏氏,郑氏。五姓出而争焉,于是务相以矛刺穴。能著者为廪君,四姓莫著,而务相之剑悬。又以土为船,雕画之,而浮水中。曰:“若其船浮者为廪君。”务相船又独浮,于是遂称廪君。乘其土船,将其徒卒,当夷水而下,至于盐阳。水神女子止廪君曰:“此鱼盐所有,地又广大,与君俱生,可无行。”廪君曰:(“曰”原作“君”,据明抄本改)“我当为君,求廪地,不能止也。”盐神夜从廪君宿,旦辄去为飞虫,诸神皆从,其飞蔽日。廪君欲杀之,不可别,又不知天地东西。如此者十日,廪君即以青缕遗盐神曰:“婴此即宜之,与汝俱生;不宜,将去汝。”盐神受而婴之。廪君至砀石上,望膺有青缕者,跪而射之。中盐神,盐神死,群神与俱飞者皆去,天乃开朗。廪君复乘土船,下(“下”原作“不”,据《录异记》改)及夷城。石岸曲,泉水亦曲,望之如穴状。廪君叹曰:“我新从穴中出,今又入此,奈何?”岸即为崩,广三丈余,而阶阶相承。廪君登之,岸上有平石,长五尺,方一丈。廪君休其上,投策计算,皆著石焉。因立城其旁,有而居之。其后种类遂繁。秦并天下,以为黔中郡,薄赋敛之,岁出钱四十万。巴人以赋为賨,因谓之賨人焉。

  史料译文李时,字玄休,是古代巴郡南郡氏族首领廪君的后代。从前武落的钟离山崩塌,出了一个石坑,一坑红如朱砂,一坑黑如生漆。有一个人从红色坑中出来,名叫务相,姓巴。有人从黑色坑中出来,共四个姓:婂氏,樊氏,柏氏,郑氏。五姓出现后开始争斗,于是务相用矛扎坑壁,说能把矛扎在坑壁上的,就做廪君。结果姓婂、樊、柏、郑的人谁也没扎住,而务相扎在坑壁上的矛上还能挂住剑。又用土做船,在船身上雕刻绘画,然后让船浮在水上,约定说:“如果谁的船能浮在水上,就可做廪君。”又独有务相的船能浮在水上,于是就称务相为廪君。务相乘着他的土船,带着他的部众,顺夷水而下,到达了盐阳。水神的女儿阻止廪君说:“此地鱼盐都有,土地广大,我愿跟您一块生活,不要再走了。”廪君说:“我将成为国君,所以我要寻找能生产粮食的土地,不能停止。”盐神夜晚跟廪君一起睡觉,早晨离去变成了飞虫。各种神都跟着盐神,它们飞舞起来遮蔽了太阳。廪君想杀死盐神,但没法分辨,又不知天地和方向,像这种情形持续了十天。廪君就把青线送给盐神,说:“缠上这个,如果适合你,就与你一块生活;不适合的话,我就要离开你。”盐神接过去缠在了身上。廪君到了一块带花纹的石头上,望着飞虫胸上有青线的,跪在石上射它,一下子就射中了盐神,盐神死了,天也开朗了。廪君又乘上船,下行到夷城。那地方石岸曲折,泉水也弯弯曲曲,远远看去像大坑似的。廪君感叹说:“我刚从坑中出来,现在又进了坑,怎么办?”河岸马上就崩溃了,宽有三丈多,而且一个台阶接着一个台阶。廪君登上去,岸上有平坦的石头,长五尺,面积有一丈。廪君在上面休息,拈阄测算,结果都说建城。于是就在石头旁边建立城镇,靠近石头,在这里住了下来。从那以后廪君的种族便繁衍起来。秦统一天下后,就把此地定为黔中郡。对此地收税不多,每年贡钱四十万。巴人把赋税称为賨,于是便把巴人称为賨人了。
  
〔参考摘录百度百科〕

  《导游恩施》2012版:廪者,贮粮也。廪君,是土家人对祖先首领的一种尊称,即给我们粮食和平安的头领,相当于今天的“父母官”之说。土家人又将廪君神化为“向王天子”,民间歌谣云,“向王天子一支角,吹出一条清江河。声音高,河水涨;声音低,河水落。牛角弯,弯牛角,吹出一条弯弯拐拐的清江河。”廪君作为“生命之神”,其灵光可见一斑。廪君,姓巴,名务相,是出生于武洛钟离山的巴人之子。钟离山有赤黑二穴,分别住着巴、樊、覃、相、郑五姓人氏,巴人住在赤穴,其余四姓住在黑穴。蛮荒之初,没有头领,于是五姓人氏商定从远处向洞穴中投剑,投中者便为头领。经比试,因巴务相熊背虎腰力气大,眼神聪慧过人,一剑独中。四姓不服,再次约定乘坐土船游于江中,泥土之船不溃沉者立为头领,偏偏唯巴务相乘坐的船不沉(传说巴务相暗中在泥土之船下面垫了一块大木板),四姓至此认为这是天意,于是臣服巴务相为头领。巴务相胸怀大志,嫌钟离山狭小,决意要为巴人广创基业,便率领五姓人氏,沿夷水而上,途经盐阳,忍痛射杀献情女神以后,继续前行,直到广阔而秀丽的夷城(今恩施),便遂心留住下来,建立了中华史上最早的雏形国家之一:巴子国。廪君死后,其勇猛强悍的魂魄不灭,化为白虎,为世代巴人所崇拜。这个以白虎为图腾,以勤劳勇敢团结开拓为生命之本的民族就是现在鄂西南的土家族,史称“巴人”——“蛮人”——“夷人”——“土人”,用土家语言自称“毕兹卡”或“贝京卡”。